瀏覽器不支持程序操作收藏命令,請使用Ctrl+D進行添加

榮寶齋出版社

ok足球竞彩比分直播:榮寶舊事 | 因木版水印而獲重生的榮寶齋(二)

時間:2020-03-02 18:25:31 來源:榮寶齋出版社 作者:   0
二、兩位國畫大家助力榮寶齋木版水印的誕生和傳揚

  榮寶齋木版水印發展之初,就有幸結緣兩位中國畫大家,他們是張大千先生和徐悲鴻先生[6]。正是與這兩位國畫大家之間看似偶然的結緣,卻進一步強化了榮寶齋木版水印的高雅基因。



徐悲鴻像

 
  榮寶齋木版水印技術的肇始,可以追溯到1945年底為張大千先生復制《敦煌供養人》。此時的榮寶齋,經過刻印《十竹齋箋譜》,不僅重拾了傳統的饾版印刷術,還對一些技法作了改良,從而掌握了按原作尺寸復制的關鍵技術,因此,王仁山先生才敢提議為張大千先生按原作尺寸復制《敦煌供養人》。從木版印刷技術角度看,《敦煌供養人》的復制成功是一個歷史性的突破,可視為榮寶齋木版水印誕生的標志。


木版水印 張大千《敦煌供養人》

 
  1945年抗戰結束后,張大千先生來北平居住了很長一段時間,其間,張大千先生與王仁山經理多有往來。一次閑談中,大千先生說,有許多人都想要他臨摹的《敦煌供養人》,而他卻苦于沒有足夠的時間臨摹。王仁山先生聽后,說,那好辦,榮寶齋可以為您復制。張大千先生非常高興,立即將畫送來。王仁山先生立刻安排我負責這幅畫的分版、勾描。當時,我來榮寶齋剛兩年多,繪畫技藝尚不成熟,我雖然加倍努力,但是,王仁山先生看完我勾描的圖樣后卻說,線條太軟,不能用。于是讓王宗光先生重新勾了一套圖樣。此時的榮寶齋已無刻版技工,只保留了幾個印刷技工,就按常例交給了與榮寶齋有長期合作關系的刻版工匠,綽號“板馮”的人,而這套版的實際制作人是其徒弟張延洲,印刷則由榮寶齋自己的印刷技工田永慶完成。印刷過程中遇到的最大難題是畫中所用的金粉如何處理。當時作為顏料的金粉早以難覓蹤跡,而其他代用品又很容易氧化變黑,經過多種嘗試,最后決定使用蛤粉加黃色。作品印出來后,效果非常好,不僅有金屬光澤,還有金粉的質感,初看時,張大千先生都難辨真偽。由于此畫屬張大千先生定制,印好后張大千先生就都取走了,榮寶齋只留下幾張樣畫。


木版水印修馬腿的《奔馬圖》

 
  如果說,張大千先生為榮寶齋木版水印技藝的誕生提供了助力,而徐悲鴻先生則給了榮寶齋重拾木版水印技藝的信心。1952年,正當我們為榮寶齋木版水印平民化嘗試失敗一籌莫展時,為徐悲鴻先生復制的《奔馬圖》,使榮寶齋的木版水印意外地獲得了公眾的認知和喜愛,同時,也使榮寶齋的木版水印人得以重拾對這項古老技藝的信心。
  1952年初夏的一天,時任中央美術學院院長的徐悲鴻先生來榮寶齋,在與侯愷經理聊天時說,有人想要他畫的一幅奔馬,但他不想送,因為送出后他自己就沒有了。侯愷經理說,這好辦,我們用木版水印為您復制。徐先生聽后非常高興,并說,你們印完后,如有人想買,我親自簽名,賣一張我簽一張[7]。出乎徐先生意料的是,這幅《奔馬圖》的木版水印復制品一經推出,就引來了空前熱賣,而他因忙于工作,根本無暇履行親筆簽名的承諾。在我印象中,有徐先生親筆簽名的木版水印《奔馬圖》只出售過十幾張。后來,為了不影響銷售,徐先生送來了簽名,直接印在復制品上。雖然推出奔馬圖的同時,還推出了另外一些復制品,但是,其受關注和歡迎程度遠不及徐先生的奔馬。在將榮寶齋木版水印畫推向市場的初期,徐先生及其《奔馬圖》功不可沒。



木版水印 1952年徐悲鴻《奔馬圖》

 
  在與榮寶齋交往過程中,徐悲鴻先生還與榮寶齋技工共同開創了畫、印雙方合作完善畫作的先例,這就是被許多人知曉的“修改馬腿”的故事。復制《奔馬圖》的巨大成功,給榮寶齋帶來了前所未有的信心,當年,我們就決定出版《現代國畫》,并開始向畫家征集畫作,徐悲鴻先生當然也在其中。當時,徐先生給了我們幾張畫,其中就有那幅需要修改馬腿的畫作照片。他說,這張畫的原作已不在了,但是這張畫我覺得很好,只是馬的后腿畫得有些長,在復制時能否修改一下[8]。我說,當然可以。于是,他就用鉛筆在照片上圈出了要修改的地方,并在勾描時親臨指導。因此,這幅木版水印畫是畫家與榮寶齋木版水印技師們共同創作的,是沒有與之完全一致的原作的復制品。從收藏角度講,這件復制品非常珍貴。十幾年后,榮寶齋在復制關山月先生的《農民運動講習所舊址》時,再次使用了這一方法。當時,關先生對其所作《農民運動講習所舊址》中的房子和題字不十分滿意,但又擔心重畫時,其他部分未必能夠達到這張畫的效果。這時,我們想起了為徐先生修改馬腿的方法,就讓關先生只重畫了房子、重寫了題字。因此,這幅《農民運動講習所舊址》也是只有木版水印復制品,而沒有與之相應的原作。


木版水印《農民運動講習所舊址》


木版水印《農民運動講習所舊址》換字

 
  除了無償將自己的畫作提供給榮寶齋復制、銷售外,徐先生還盡其所能關心和支持榮寶齋的木版水印事業。徐先生知道,木版水印畫要獲得成功,除了印刷技術精良之外,還需要具有較高藝術價值和影響力的畫作。而此時,中華人民共和國剛剛建立,大部分名家的畫作都散落在個人收藏者手中,一時難以找到符合需求的畫作,于是,他就將個人收藏無償地供給我們挑選。齊白石先生曾贈送他24幅冊頁,可以說件件都是精品,得知我們想復制后,徐先生立即請我們到家里去選畫。我們從中挑選了12幅,至今,這些復制品仍在印刷、銷售。
(連載)

摘自《榮寶舊事》孫樹梅回憶錄

標注:
[6]人們常說,榮寶齋的木版水印是靠“齊、徐”起家的,我當然不否認此說,但是,我認為張大千先生對木版水印的貢獻也不能不提,畢竟,張大千先生才是使用榮寶齋木版水印復制畫的第一人,與榮寶齋一起成為榮寶齋木版水印的“始作俑者”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一直沒有重點講張大千先生,只提齊、徐。我想個中原因可能是后者選擇了新中國,并因此被譽為“人民的藝術家”。
[7]這也開創了榮寶齋以木版水印復制方式與畫家合作的一種新形式。后來,范曾、吳冠中先生都使用過這種方式。
[8]中國畫與油畫不同,每筆畫就,幾乎是不可修改的,因此,很多中國畫畫家對于自己的畫作經?;嵊心承┮藕?,即使如徐先生這樣的大家也不例外。




 
  孫樹梅,1928年生于河北省容城縣。自幼喜愛繪畫,7歲時開始通過臨摹學習中國畫,后師從王雪濤先生學習小寫意花鳥,并自習山水?;衩朗醺北嗌籩俺?,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。曾歷年任榮寶齋編輯室主任,負責木版水印全面工作;榮寶齋編輯出版部(榮寶齋出版社前身)主任;榮寶齋經理助理。享受國務院頒發的“政府特殊津貼”。主要獲獎作品有:1989年裝幀設計的木版水印《八大山人涉事冊》獲得萊比錫國際博覽會金獎、首屆中國優秀美術圖書銀獎;1991年策劃、設計的《榮寶齋畫譜》被列為1991—1995年國家重點圖書選題出版計劃,并獲中國圖書獎和新聞出版署直屬單位優秀圖書一等獎;1994年編輯、裝幀設計的木版水印《虢國夫人游春圖》獲中國第一屆國家圖書獎提名獎。出版有《孫樹梅畫集》、《簡筆松鶴自習叢書》多部。


{ganrao} 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 吉祥棋牌下载官方网站 分分彩官方软件下载 2017能赚钱的网 nba篮球*攻略 星悦陕西麻将 江苏e足彩球走势图 李逵劈鱼稳赢教程 心悦吉林麻将苹果版 赚钱的网络游戏 新英英超直播360直播 至尊棋牌游戏客服微 正版第零六三期平特一肖图 怎么样在网上赚钱 大唐国际棋牌下载 网上投稿赚钱的网站